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零点太阳

用我们的行动,唤醒教育的回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引用】课改”治愈不了教师的“职业倦怠”  

2013-01-09 21:31:13|  分类: 专业成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文/李守祥

(笔者注:课改可能是一剂良药,对教师的职业倦怠有一定的治疗作用,但是从根本上治愈不了职业倦怠)

近日,在网上读专家的文章,许多人指出:课改、只有课改,是治愈教师职业倦怠的唯一良药。但是事实真是这样么?的确值得研究。

教师职业倦怠是一个老话题,也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,它的产生有着深刻的现实和文化背景。诸如教师的收入低、工作繁琐、义务多、劳动强度大等等,当然这些无疑是很重要的原因。

但最核心的因素决不是这些。我们在一线工作了几十年,虽不敏,也或多或少的“看”到了教师职业倦怠形成的一些原因。

教师职业倦怠形成的根本愿因是“管理机制”。详细阐述这个问题,可能有点冗长,就讲几个鲜活的教育故事,让大家从“听”故事中找到答案。

本故事并非虚构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,敬请见谅。

故事一:鸭棚里“教”出的优秀教师

AB是大学同学,两人是好姐妹,同时分配到一所学校工作。十多年来,A勤奋工作,对学生认真负责,为人谦和,是单位的业务骨干。B前些年工作也很出色,可是近几年来农村养殖业异军突起,头脑灵活的她在家里建了养鸭棚,业余搞起养殖来。有了副业,主业有时顾不过来,就以种种理由请假,后来干脆隔三差五请长假。养鸭是农村利润较高的产业,收入可观,一年下来拿个三五万超过工资不成问题。这一年,AB两人竞争优秀教师,都为晋升职务作准备,从理论上讲A成为优秀教师是无疑的。

可是,评选优秀教师需要民主评议。B教师对学校的老师逐一进行分析和研究,哪些属于不晋级的(一般情况下,不晋级的老师不去竞争优秀),那些属于拟晋级的,摸了个一清二楚。前者是可以拉他们的选票的,于是从校领导到部分教师,每人赠送一份礼物,考评结果是不言而喻:B老师被评为优秀教师。

A老师一心扑在教学上,工作没少干,完全靠工资过日子,手头拮据,在同事交往上花钱也不大气,到头来何谈优秀?谁给她投票?从道理上讲,优秀应该属于那些敬业者,也是上级文件明文所规定,可是一旦到学校不规范操作起来,结果就走向了反面。

后来AB请教,B告诉她说:“把多余的精力放到发展产业上,拿出收入的10%去通融关系,比泡在学校里划算”。一席话让A如梦方醒,真是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”。经过深思熟虑,A开始发展自己的产业,想走“终南捷径”。

类似的故事是否属于个案?答案是否定的,在某些学校时有发生。粗放的管理导致教师出现分化,一般会出现三种结果。1、沉淀,2、挥发,3、溶解。面对现实,有些教师选择了按时到校,按时放学,得过且过,不与领导接触,不提任何建议,过着撞钟式的生活,消极怠工,无所追求,碌碌终日。这些人说:“怠工是报复学校不公正的最好方法,怠工是一种无奈的选择”,他们属于沉淀阶层。

有一部分教师,我行我素,无所顾忌,既然学校处理问题没有章法,我也没有必要去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,心不在教或干脆经营其它产业,对职业产生倦怠,他们属于挥发阶层。

不管遇到什么逆境,总有许多教师,不懈怠,不埋怨,尊重现实,以教书育人为己任,扎实工作,把委屈压在心底。这些教师坚信:明天的教育会更好,阳光总在风雨后,他们属于溶解阶层。这些教师是教育的中流砥柱,他们承受着来自学校、社会、家庭的多重压力,但无怨无悔,是教育上最可爱的人。

2、“民主评议”的故事

某山村小学有十几个教师,学校管理的杀手锏就是民主评议,从年度考核、评选先进到教师的出勤、备课、作业批改等均靠民主评议分出个三六九等。这个办法的好处就是可操作性强,简便易行,犹如老师布置抄写10遍课文去上课,省时省力,给管理者节约了许多宝贵时间。

开始,老师们还努力工作,后来发现:干得好,不如票投得好。于是不少老师从踏踏实实工作掉头去开展拉票工作,精力用在拉票上,谁有精力去研究教学?在这样的环境中,学校的小团体顺势诞生了,他们以亲戚、师生等关系为纽带,成为“联盟”,到头来学校工作出现被动,家长、老师、社会怨气都很大。

管理者还振振有词:让教师发扬民主,谁之过?

在教育管理中,必要的民主是大家倡导和推行的,也是必不可缺少的。民主能够集思广益,集大家的智慧把事情办好。但是无原则的民主只能与出发点和意愿背道而驰。讲民主不能随心所欲,是有条件的,如果涉及到每个教师切身利益的事情,必须听取民意,讲民主;如果涉及到个体利益的事情,讲“民主”会有多大意义?可以打一个比方。比如选举村主任,选举我村的,我会谨慎对待,投上神圣一票;如果选举外村的,我会随便一投,因为这件事与我关系不大,无需慎重。同样的道理,在十几个教师中,选一个优秀教师,如果用投票的方式得出结果,我坚信许多教师会按照个人的“好恶”去投票,教师的工作态度、工作成绩等不被忽视那才怪呢?

3、师德考核的尴尬

对教师进行师德考核,具有重要的意义,也是十分必要的。但是在操作过程中,一旦出现偏差,不仅不能达到考核目的,而且还打击老师的工作积极性。

某校是规模较大的学校,有教师五十多人,去年采用民主评议的方式评定师德。芳是该校中年教师,有着二十年的教龄,在工作中任劳任怨,教学成绩很高,人品也不错,但是在师德考核中被评为合格等次,与优无缘,她感到很委屈,多次找领导反映此事,领导表示同情和无奈。

后来一个知情人说出了事情的原委:她的确很优秀,为人很好,领导也经常表扬她,但是许多人嫉妒她,因为是她让别人成为落后者。在投票时那些得过且过的教师联合起来投她的反对票,这就出现了意外结果,但在情理之中。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”。从此,芳在工作中不敢再那么出力了,她深知她的“不优秀”是因为“太优秀”造成的,工作渐渐“中庸”起来,往日创优争先的干劲一去不复返了。

当然还有其它原因,如某校评选一个优秀,居然惊动了其它部门的大领导......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归根结底还是学校对老师的考核没有标准。在一个普遍重视标准的时代,学校应该率先成为“标准”的践行者。

考核也好,评议也罢,是给教师群体作出一个公正、客观的评价,目的是激励先进,鞭策后进,让大家齐心协力把事情办好。

但是,在评价老师的过程中,不少学校简单、粗放、有失公平和公正的做法,不仅起不到奖优罚劣的作用,有时还打击教师的积极性,让老师产生职业倦怠。

因此我以为,仅仅靠“课改”是不能治愈教师的职业倦怠的,要釜底抽薪,标本兼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