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零点太阳

用我们的行动,唤醒教育的回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引用】是谁在逼老师们课改  

2012-12-21 09:54:49|  分类: 关注课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二十世纪末至二十一世纪初,是提倡素质教育最辉煌的时期,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课改热潮。
         经历过那次课改的教师,对课改最深的记忆是:课改曾以“小组合作学习”的形式欣欣向荣地走进课堂,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课堂。昙花一现,璀灿得短暂。
        大家最大的感触是:课改让课堂变得像无脚的小鸟总在空中飞翔却无法着落,更像一个戏剧的大舞台,场面热闹、浮华。那次课改终究像一场闹剧散去,让课堂又重新回归于宁静,朴实。
          今天,当课改再次以一种颠覆,重创的姿态,咄咄逼人的气势向老师们袭来,让老师们感到此次课改来势凶猛,与前次课改温和的风格完全不同,简直让人难已接招。
       “课堂上老师只能讲三分之一,三分之一学生自主学习,三分之一学生独立完成作业。”这个论调好歹让老师们能接受一点,总之还有三分之一讲的机会。
         “课改说穿了是不讲。”这个过激的论调简单让老师们疯狂了。让老师们“缄口”,学生自己真能学出个明堂吗?怀疑,抵触的情绪在老师之间传递,漫延。
         可这次课改是容不得你有情绪的,如秋风扫落叶一样,面孔是冷酷,决然的。校长隔三差五的在你教室门前转悠,甚至在你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冲进教室要听你的课,你还不想课改?这种强势逼得你不想改也得改,不动也得动。
       既然形势如此逼人,已毫无退路,非改不可了,与其让自己坐以待毙,还不如主动出击。
       首先要搞清楚的是那个说“课改说穿了是不讲”的家伙是谁?是何方权威人士?竟敢手持金箍棒把传统教学一棒子夯死。百度一查,原来是一个叫李炳亭的家伙说的,身份是《中国教师报》记者。此人既不是什么教育理论研究者,也不是教育一线的名师,却是一个高效课堂首倡者兼实践者,并且他所领衔的高效课堂实验,如今已辐射全国,是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课改流派。
        一个跟教育只有那么一点关联的媒体记者竟敢担当大任搞课改(恰当的说“课变”),而且搞得轰轰烈烈,有声有色,再次在全国掀起课?改热潮。这不禁牵动了我的好奇心: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物?是什么动力激发了他课改的高度热情?带着这样的疑问我走进了他的博客。
       可能对他过激的课改言论不是很对味口,想像中此人一定长着一张孙猴脸,没想到看见的却是一张唐僧脸,很有佛味。 这让
我颇感意外。长着一个佛相,并不表示有一颗佛心。还是读读他的文字吧,何许能揪出一颗猴心来。
       博客文字真多,竟有三十二页。记得有人说过,要了解一个人最好从他的起点文字开始。
       一气看了好几页(主要是随笔杂感,也有少量诗歌),这家伙的形象逐渐丰满起来:有个性,四十好几的人了还很愤青,读他的文字绝对不是一览无余,一看就明白的,相反,是隐忍不发的,他的真实思想常常隐藏在文字背后,这使得他的语言异常简洁,富有张力,冷得像冰,却又热得像火,让人回味、深思。
       前期文字很少谈课改,倒是对中国的教育充满忧愤的情绪。这让我从文字里品读出了一个“正”字,和他的一脸佛相有些吻合。我不禁刮目相看,此人带着大家搞课改应该不会往邪路上引吧。
       如果说李炳亭前期的文字让我读出一个立体的“人”, 而后期的文字让我内心经历了一场不小的动荡,对他的印象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,如果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,那就是:感动!震撼!敬意!
      “作为一个教育媒体的记者,我对我从事的职业必须满含激情,要不然我无法点燃我的读者。”“一个教育媒体记者应该是‘吹鼓手’,越是好记者越应该‘卖力’地为教育‘鼓’和‘歌’。”这是 一名记者对自己职业的理解。
       正是这个“吹鼓手”用一双慧眼,让一个教学条件差,师资力量薄弱的乡村学校在全国狂起了一场“杜郎口旋风”,“把课堂还给学生,让学生成为学习的真正主人。”杜郎口用颠覆传统教学的胆识,打破了只有名校名师才能培养出优秀学生的神话。
       正是这个“吹鼓手”,从杜郎口课改的成功经验中,看到了中国教育的希望,以决然的姿态,站在课改的前沿为课改呐喊,
为课改奔走,为课改所思所急。
      “学校是否在课改?但如果仅仅是‘为升学而改’,而不是‘为中国而改’,那么,这所学校培育出的可能是考生而不是学生。”
       “其实课改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,关键是有没有对教育和自身使命的深刻理解和领悟,内心有没有对教育的信念和良知 。”
       “好学校是一方池塘;学校的产品是课堂;素质教育的突破点在于培养学生的‘学习能力’。必须以学生的学评价教师的教;能让学生学进来并且学会的老师才是好老师!”
“把课堂还给学生,把课余时间还给学生,就是把学习能力乃至于生存权力还给学生。”
      “为了民族的前途,为了这些不幸的孩子,我们必须进行课改。课改就是从油锅里捞孩子。改就是‘放生’,不改就是‘罪孽’。”
        这就是一名普通的教育记者从内心发出的对中国教育的深沉期盼。
        与其他的言语在震撼着我,改变着我的观念,不如说正是这场课改的旋风,让我觉醒,让我深思。我不停地追问自己:我是一个好老师吗?我误人子弟没有?在教学中我是不是一直存在着功利思想,为考而教?替学生的未来着想过没有?
        这样的追问,使我顿悟:不是李炳亭在逼老师课改,也不是校长在逼老师课改,是学生,是良知。  
        有的人像冰河,表面冷峻,内心却翻滚动着巨大的激情;有的人像火种,一经植入你生命的深处,如果你懂得用生命去体
味其理念和精髓的话,他便会在你思想的旷野里燃起熊熊大火,使你惊讶于生命原本可以如此美丽!
       李炳亭,让我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义。(文:香山红叶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